硅谷精神

在英特尔和谷歌出现之前,在微软、苹果、思科、太阳微系统公司以及皮克斯动画工作室出现之前,曾经有八位年轻人创建了自己的电子管公司,领导这个八人团队的就是集成电路的发明者罗伯特·诺伊斯。似乎是仙童半导体公司给了美国旧金山沿岸一个极富科技象征力的名字——硅谷。

莱斯利·柏林的《硅谷之父》更像是罗伯特·诺伊斯的自传。从一个充满创造力的学生到世界最大半导体企业的领导者,诺伊斯把外界流传的硅谷精神演绎到了极致。伟大之人必有伟大之处,象征着敢于挑战、平等开放的硅谷精神即是成就这种伟大的重要因素。

硅谷精神说到底还是人的精神,是拥有硅谷精神的一帮人推动了企业的发展。诺伊斯从不愿在自己所从事的领域中做旁观者,他曾评价自己所发明的集成电路是“对未来的挑战”,他会利用一切机会来鼓励创新,正如他所言“经理的职责在于授权而不是指挥……教化而不是命令,这对于领导者是最为重要的。破除陈规旧俗,让人们自发地做好每件事情。”

诺伊斯参与创办了两家公司,一家是半导体行业的始祖仙童半导体,另一家是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企业英特尔。拥有四十年创新经历的英特尔,表现依然可圈可点;依靠持续的投入和不断的创新,英特尔显然成为了业内的领导者。

当然,英特尔的成功同样离不开企业内部沉淀的硅谷精神。这种精神凝聚在诺伊斯身上更接近于冒险,缺乏冒险精神的企业家总是难以登上世界级的高度;体现在戈登·摩尔—英特尔另一位创始人身上则是一种大胆的创新,他首创的摩尔定律被誉为半导体行业的魔咒;在安迪·格鲁夫身上,可以说是一种对技术的偏执。安迪那句“唯有偏执狂才能生存”帮助英特尔成为长盛不衰的品牌并占据了全球过半的市场份额:对摩尔定律以及新技术的偏执让英特尔度过了一次又一次危机;对正确、超前、远大之远景的偏执让英特尔成为了一个伟大的公司。

同时,一个伟大的企业并非因为品牌或者市场份额而伟大,关键要看这个企业对于产业、对于社会、对于生产力以及科学技术的贡献。诺伊斯的晚年是在半导体联盟度过的,他始终致力于推进美国半导体行业的发展。他身后的英特尔通过技术进步和通力合作正在带动产业链向前发展。这种发展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一个国家,而是世界整体的前进。万物成长靠太阳,我们更关注的是一种精神的继承。

金融危机后,不仅是硅谷,也是全球,往昔的繁荣不再,但危机从来就周而复始,繁荣也不断重复。现在,我们尤其需要一种硅谷精神,硅谷精神已经不仅仅局限于美国西海岸,其核心含义也远远超出了技术创新。今天在报纸上看到一个标题:中国企业家在危机面前最需要的是信心。也可以说,中国正在接受硅谷精神的洗礼。硅谷精神已经演绎成企业家、创业者乃至这个时代所有志士的精神内核之一,这种精神也正在带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

中国需要硅谷精神。

来源:互联网周刊,作者:高邦仁

返回顶部